牛栏坑老枞水仙,身处名门却风轻云淡

在牛栏坑肉桂名冠天下的时候,有款茶与牛肉同出一门,同属茶中名门贵族,这就是:牛栏坑老枞水仙。一门同出,却没有牛肉那样的华丽富贵,这让我想起了一对父子:晏殊与晏几道。

晏殊小晏父子都擅长小令。晏殊说:“红笺小字,说尽平生意。”晏殊的词婉丽雅致,字字珠玑;晏小七的文字则如出水芙蓉一般清丽可人:“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小晏功名一路平庸,终生只做过小吏,这和他父亲晏殊14岁就名贯朝堂截然不同。而且情商一直不是太高,当时的文坛领袖苏东坡去见他,他居然不想见。但毕竟是沃土出身,虽然名利场上没有什么作为,却用“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这样的文字留在了史册。

牛栏坑肉桂就像晏殊,早早的名贯天下,被重视被景仰被称颂,仿佛注定了不平凡的一生一样。14岁,尚是少年,一生根基就已注定。而小晏是富贵公子,出身名门世家,但在市场上却没有牛肉的盛名。只是以此类比而已,并不是真的宛如父子。

牛栏坑是三坑两涧的核心和代表,能生长于此的茶确实天赋异禀。牛栏坑山场如同是仙人亲自打造出的幽谷,溪水叮咚抚育着坑内茶园,怪石林立守护着灵芽,植被茂密层层叠叠充盈在坑涧处处,堪称武夷山优秀山场中的完美坑涧。我冲泡的这款老枞水仙树龄约80年左右,树身上青苔如珠串般环绕,每一片树叶都舒展开,吸收谷中精华,汲取天地灵气,汇聚成自己独特的一盏茶汤。

当我冲泡那盏茶的时候,茶汤透彻明亮,极富质感,仿佛掷地有声。入口甘冽醇和,绵厚清润,有木质香,仿佛一下子置身于棵棵笔直的树下。清风徐来,凡尘之气慢慢消散,口腔之中越来越丰富,内心越来越轻盈。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
记得小蘋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 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

这首琵琶弦,仿佛茶汤倒入茶盏的声音,叮咚清脆。喝一口下去,枞韵温婉清晰,富有神韵,沉静里又有数不尽的风流。

在晏殊和小晏之间,我会更喜欢小晏。他的词仿佛更符合我的心境,总在不经意时被拨动流转。就像这盏牛栏坑的老枞水仙,我并不想她有一天也会被炒成天价,受人追捧和迷恋。我只希望能静静的守着她,一个个风轻云淡的日子,一个个月明如水的夜里,有这盏清茗相伴,把日子过得波澜不惊。

原创文章,作者:红茶小时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hinablacktea.com.cn/49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