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木关红茶也许你很熟悉,但是你了解它的邻居干坑红茶吗?

干坑村位于华东第二高峰香炉峰脚下,与武夷山市桐木关接壤,平均海拔在1000米左右,独特的自然条件和地理环境孕育了干坑红茶不俗的品质。

桐木关红茶世界出名,特别是桐木关出产的金骏眉,是目前数一数二的高档红茶。而光泽村与桐木关毗邻,该地产的干坑红茶与桐木关所产红茶都属于正山小种的品种。干坑红茶成名很早,早在几百年前,就名扬海外。只不过近代,名气渐渐不及它的邻居桐木关红茶,但依然是很不错的福建红茶。每年都有很多外地的茶商,慕名前来收茶。

从光泽县城一路乡道,再转狭窄的山路,曲曲折折在竹海密林间行进着,经过玲珑哨卡,正式进入自然保护区,路面变得更为狭窄,偶尔迎面遇见拉毛竹的车辆,坐在车子里的我总是担心被碰上,提心吊胆的我,紧抓着扶手,不敢松动,开车的老肖一路谈笑风声,挥洒自如,此技术之娴熟足让人惊叹了。

天高云淡,远山如黛,苍松翠竹交映,满目葱翠飘来迷人的芬芳,河流静静流淌,清澈见底,在紧张的行车中,欣赏着沿途美景,不觉已到了海拔800米的司前干坑茶叶加工厂,再步行探访800米、1100米和1300米的茶园,看着远处山岚突起,风摆竹海,散落其间的茶园,茁壮颖拔,仿佛已经闻到那久违的花蜜香,山野气息。

800米海拔的地方已经没有什么人家了,再往上走,那里几乎是个无人区,稀稀疏疏几个房屋,茶园边上的假棕榈树,一些断壁残垣,房屋的地基,还在提示我们这里曾经鸡鸣狗吠,炊烟袅袅,而如今一切都淹没在人世代谢里,层林尽染中。

从闽北第一高峰香炉峰迁下来的盘古庙,就在觉龙茶园基地,盘古庙矗立在半山腰,周围茶园一览无余,周围茂林修竹,鸟语花香,盘古泉泉眼活力犹在,泉水甘洌,尽管干坑溪水泡茶已是极好,用此泉水泡茶更能锦上添花。

此时已经是四月底了,此时西湖龙井、碧螺春之类早已经茶季结束,武夷山金骏眉、正片小种已经接近尾声,而800米海拔的茶园基地刚刚小面积开采,不由让人想到唐代诗人白居易的《大理寺桃花》“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高海拔,昼夜温差巨大,茶树成熟采摘期迟。

山间夜里降温颇多,睡觉时盖上厚棉被,一点都没有热燥的感觉,夜里起身开门,感觉到逼人的凉意,而此时的福州,晚上闷热需要开冷空调吹着方能入眠。

采干坑红茶的阿姨,都是熟练的手艺人,挎着盛茶的茶篓,远远看着她们双手舞动,在茶树间如穿花蝴蝶般飞动,近看她们采茶,双手皴裂,茶汁浸染得发黑,打着胶带,采茶真是个艰辛的活,这些阿姨都是清一色的50岁以上,根本没有三四十岁的采茶人,更别说年轻人了,看着也是揪心和忧虑。

茶园都在半山腰,榛莽杂混,毛竹凶猛,粗壮的毛竹,抬头仰望似乎与蓝天相接,初春抽出的竹笋,此时已经有一人多高,一路有看到伐竹的工人在劳作,从山巅放入谷底,极大的声响震彻山谷,眼看着无人管理的茶园都被毛竹侵蚀,曾经漂亮的茶园,在外面已经看不到曾经是茶园,只有走进去才能看到一些茶树的踪迹,那些细瘦的枝条告诉你曾经这是大片的茶园。

这里的茶树枝杆粗壮茂盛,茶树萌发的芽叶细秀可爱,郁郁葱葱,成规模的茶园大部分是七十年代下放知青栽种,以当地菜茶为主,适应能力超强,做红茶香高味甘,做绿茶嫩香鲜爽。干坑红茶就在这种优越的条件下生产的,高山野气十足。

茶园中杂石混生,底下的深层土壤都为风化的岩石,茶园的土壤表层都是竹子和茶树的落叶,以及自然腐烂后形成的腐殖质,松软而肥沃,陆羽《茶经》“上者生烂石,中者生砾壤,下者生黄土”,这里一定是最上优的茶园土壤。

泉水叮咚,青苔蔓生,远见的迷雾深沉,如今身处其中,清凉滑腻,采几颗嫩芽生嚼,嫩软,不会有任何的滞涩感,清甜爽口,顷刻口水满盈。

身处这一片青山秀水里,茂林修竹间,目不暇接,鸟叫虫鸣,电话没有信号,只用来做拍摄工具,这里的茶园美景,要收在眼底,更要留在相册,时时回味。

原创文章,作者:红茶小时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hinablacktea.com.cn/42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