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誉为“远胜龙井”的历史名茶,顶谷大方怎么没落了


这是顶谷大方。跟龙井很像吧。实际它会偏细长一些。是竹铺大叶种。

顶谷大方据说是明代一个叫作大方的和尚创制出来的。中国自古就有僧人制茶的传统。许多茶的发源都是从寺庙开始的。这个名叫大方的和尚在当时很有名,他是个制茶高手,在当时创制了很多茶。松萝也是他创制的。这个是有具体可考的。所以这个人应该是真实存在的。

顶谷大方的长相,我们现在看跟龙井很像,都是扁形茶。但顶谷大方的出现要比龙井早很多,它是最早的扁形茶。我们会说它是扁形茶的鼻祖。


站在山上拍远处的盘山公路,是非常陡且险的一处茶山。

顶谷大方的核心产区是在老竹铺,所以它过去也叫竹铺大方,或者老竹大方。只有最好的等级最高的才能够叫顶谷大方。顶谷大方最好的核心产区位于现在天目山脉的清凉峰南坡。海拔800-1200米的高山茶园。因为整体的海拔基数很高,它的产区就在一个很高的高山的山谷里,所以叫顶谷,也还是很贴切的。

顶谷大方基本上也就是追源头追溯到了这里。山高路远,是很险峻的一个山脉。明代袁宏道有写过天目山的游记。描述基本上与我们去到的顶谷大方的产区一般无二。“天目幽邃奇古不可言……盈山皆壑……”,是很险绝的地方。

我做茶认为山场肯定是第一位的,所以我很在意对山场的考察。首先大的区域一定要追到过去人描述的出这个好茶的山。因为当时它之所以能够成为名茶,肯定是经过了当时的人验证的。这个肯定是多读书最有用。而实际的好的小山场才是要去到当地考察的。因为毕竟那么多年过去了,茶山的具体状况会有一些变化。这个是需要实际验证的。


这是在沿途拍的一处山,非常的陡。很快速的拍下的。其实是山路沿线的常态。

然后是工艺。工艺是否有遗存,是否还能够恢复……

但这都还只是过程,最终我要找到的,还是结合当时当地的状况,寻找到这个茶应该有的审美表现。

明代李日华在他的《竹嬾茶横》里讲,“天目清而不醨,苦而不螫,正堪与缁流漱滌”。这里“缁流”指的是僧人。他说这里的茶适合与僧人同饮。而顶谷大方又是僧人创制的茶。这不得不让我产生一些联想。


手工制作顶谷大方

实际上顶谷大方是很甜的茶。有高海拔茶特有的那种清甜。但古人对它的描述却并没有着重在这一点上,古人描述的是“清而不醨,苦而不螫”。我很在意古人的这种追求和描述。当你读到的时候,你当然会觉得似乎是这样的。好像是有一点这样的感觉。但这远远不够。

“清而不醨,苦而不螫”,茶园的管理和工艺的到位,会让茶更清。清透、清活,就会“不醨”,炒青绿茶本身比较浓郁,会比较容易有一点点的苦,“苦而不螫”,也是各个环节的到位,去除掉不该出现的味觉感受,就会“不螫”。

看起来是文学性的描述,实际上是可以落实到茶的客观体验上的。这是我想要做的事情。这也是我觉得文人茶的意义所在。

当然啦,这些是很细微的细节的体验。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可能最直观的,让大家感受到袁宏道所说的,天目茶“头采之香,远胜龙井”,我觉得就已经是很高的赞誉了。

顶谷大方产区所在地与龙井接壤,工艺也是一脉相承。因为离龙井的产区近,再加上后来龙井名气日胜。顶谷大方的产区几乎已经沦为龙井的货源地。当地原料大多被按照机器龙井的工艺制作,并当作龙井售卖。甚至产区的土种也不断被挖砍掉,改种龙井43。见之令人十分痛惜。

最后,给大家看一张我在顶谷大方山林里拍的山花,我觉得顶谷大方就有这样清新花香的感觉。

如今的顶谷大方鲜为人知,或许它如同山涧的野花一般,无人知晓,却在丛林里暗暗绽放。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雨香斋,作者红茶小时光。 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红茶小时光立场。如需转载,请尊重作者版权,注明原作者和出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