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红泰斗闵宣文,他的半个世纪的红茶情缘

对于爱茶的人来说,徽州的春天似乎都是为茶准备的!茶人对于万物复苏和百花竟放的期待,是比不上对春茶萌新的期盼的。万木吐新,不如茶芽尖尖。三月中旬一过,祁门的春天加速驶来,春茶开采的那刻,春光彻底炸裂。

春茶季,照例,如约而至!

这是87岁的祁红泰斗闵宣文来祁门的第66个春茶季!

一如往常,闵老依然活跃在祁红春茶关键生产环节中。但是,我们依旧好奇,春茶季,闵老在忙什么?带着对于春茶季的所有期许与好奇,再次走进闵老,试图通过梳理出闵老记忆里那些闪闪发光的片段,一同回顾祁红的近代风华。

来祁门的第一个春茶季

闵老第一次来到祁门,是1951年5月上旬。19岁的闵老被上海商检局派到祁门参与到祁红的茶叶产地检测工作中来.这是闵老与祁红的初次谋面,也是闵老与祁红一生茶缘的开始。

回忆来到祁门的第一个春茶季,闵老说印象最深刻的有两点:新奇和辛苦。新奇的感受来自于看老师傅们做茶,对于当时在商检局开设的“茶叶产地检测人员培训班”学习的闵老来说,直接在手工茶厂当面看老师傅制作手工茶的感受仍是新奇无比的。同时,闵老也感受到,老师傅们手工制茶十分辛苦。基本上,老师傅们早上6点就起来开工,一直到晚上7点左右才结束一天的工作,收工时,天都乌漆麻黑了。

在结束一年的茶叶生产检测后,闵老会在10月份左右返回上海,等到第二年开春,再次投入到新一个春茶季的工作中。

印象最深刻的春茶季

谈到印象最深刻的春茶季,闵老说时间大概是1959年左右。在祁红博物馆的“风云际会”厅陈列了两份1959年发布的名为《安徽省祁门茶厂生化试验总结报告》。两份试验报告出炉的背景,是闵老陪同两位安徽农学院(现名安徽农业大学)老师连续三个月蹲守在初制厂,整日整夜地跟进祁红初制的各道工序,除了观测常规的温度和湿度数据外,还要检测茶多酚含量、茶叶细胞破坏率,以及祁红初制过程中各个工序当中的含水量(持续变化的数据)等数据。

闵老说,在这份生化试验报告之前,祁红初制生产的各项数据都比较粗放,不完善,或者说只有文字叙述的版本,没有具体的数据存档。这两份技术报告的出炉,是对于祁门茶厂初制环节在生化指标方面的全面总结,非常有意义。

对于闵老来说,印象最深刻的春茶季,是和两份生化报告有关。回忆起这段历史,闵老从不把“辛苦”二字挂在嘴上,反而还不时泛起笑容地说:“那时候年轻嘛!”

最有压力的春茶季

从1958年正式进入调入祁门茶厂担任技术员开始,祁门茶厂的“技术科”一直肩负着整个茶厂祁红的质量审评和鉴定工作。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闵老迎来了最有压力的一段时光。

当时全国范围内的国有企业都开始精简人员,不少科室干部要被下放到车间劳动。原本有6个人的技术科,5位都被下放到车间参与具体的生产工作,整个“技术科”只有闵老一个人主持所有工作。“从原料的挑选,到选样,到审评,到定级别,都是我一个人,压力大诶!”闵老感叹道!在那个特殊时期,服从上级安排是第一任务,闵老独自一人承担起一个科室的工作,也务必高质完成。

另外,当时每年“国礼茶”的生产任务,也是祁门茶厂最有压力的大事。闵老回忆说:“当时,只知道叫“行政任务”,每年200公斤,也不知道具体是给谁拼配的。1991年江主席访问前苏联的那批茶,也是江主席回国后,新闻报出来,我们才知道!当时整个厂里都要挑选最有责任心的师傅负责这批国礼茶的生产,那些“马马虎虎”的人是不让插手的。关于国礼茶的拼配,前期我只是参与,后来当了技术副厂长,就要担起责任来了!”闵老在聊起这些往事的时候,时而会暂停讲述,用手托住下巴,眼睛目视远方,停顿五秒左右后,才把话接上。这停顿的五秒,一定潜藏着讲不完的精彩故事。

时间一晃,半个世纪过去,峥嵘岁月的回响仍在耳畔绵延!

最忙碌的春茶季

关于闵老,还有一个传奇,那就是一天喝掉1000余杯祁红。和这段传奇相印证的时光,是闵老最为忙碌的春茶季。那大概在1975年前后,全县的祁红全部集中到祁门茶厂进行精加工。负责审评的闵老,要对茶样进行“逐袋审评”,意思是,每一袋祁红都要单独开汤审评,每一袋的重量是5公斤到20公斤不等。逐袋审评结束后,再根据不同的级别进行“归堆”。

“闵老,那您的那1000多杯祁红都要喝进去么?”想到这个夸张的数量,我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问闵老,想亲耳得到确认!

“喝诶,当然要喝,春茶都是好茶,都是要喝的,到后来的夏秋茶,就不用那么喝了,开汤后,闻闻香,看看叶底,小尝一口吐掉就好了”闵老笑呵呵地如是回答。

来祥源的春茶季

现在的闵老是祥源茶业祁红公司的顾问,今年是闵老来祥源的第八年了。闵老说,来祥源的这几个春茶季,也是他印象最深刻的春茶季。

首先是祥源“用心做好茶”的初心让闵老非常感动,然后就是现代化工厂和祁红博物馆的陆续建成,为祁门红茶在新的历史阶段更好地发展构建了最好的平台和空间。

闵老非常开心地看到,近几年整个祁门红茶的影响力得到了大幅的提升。希望要持续地严把祁红生产的各个标准,把最好的祁门红茶送到每一个喜爱祁红的茶客手中。

春茶季,闵老在忙什么?

3月21号,祥源茶业生产动员大会在祁门召开。作为祥源祁红生产的总指挥陆国富做了茶季生产的整体安排部署。作为公司顾问的闵老,也准时来到会场。参加生产动员大会,对于所有茶人来说,都是一个神圣的仪式。闵老对每一个新的茶季,都葆有期待。

3月23日,祥源茶业金山茶园率先开采,闵老也第一时间来到茶园现场,查看春茶的生长情况。站在牯牛降山脚下的金山茶园,闵老说“今年祁门县三月以来降水较少,茶叶开采也比去年早了4天,整体的茶叶品质很好!”

第一波头采的祁红原料采摘结束,运送到工厂后,整个茶季的生产工作也就正式拉开帷幕。闵老也不时穿梭在各个车间里面,查看春茶的生产情况。3月末,正逢央视西班牙语频道来祥源茶业祁红公司拍摄纪录片,作为被采访者,闵老又一次坐在镜头面前,开始讲述祁红的故事。几个月后,央视西班牙语频道的海外观众就会看到闵老关于祁红的讲述,祁门红茶再一次香飘海外。在空闲的时间里,闵老还会和新入职公司的制茶师们一起“搓”香螺,手法娴熟,满脸笑容,亲切和蔼。

4月1日,闵老和陆国富一起来到祁红博物馆内的审批室。质检部的工作人员,把最近一周加工的祁红春茶,按日期排序分别开汤,供闵老和陆总审评。这次审评只是闵老在2018年春茶季审评工作的序幕,在之后的两个月时间里,闵老将参与绝大多数的茶叶审评工作,并给出自己的意见。

春茶季,闵老在忙什么?这个问题的答案,应该就在每一杯香高味醇的祁门红茶的茶汤里!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四月四月,作者红茶小时光。 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红茶小时光立场。如需转载,请尊重作者版权,注明原作者和出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