溯游从之,祁门香外景瓷蓝


景德瓷里祁门香

古今中外,人类都是逐水而居,名江大川向来是文明的发源地和文化的聚集地!

中国幅员辽阔,水系丰富,流域面积在1万平方公里的河流有228条。阊江,发源于皖南祁门县东北部西南麓,先向南折后向西南折,流经景德镇市注入鄱阳湖。全长267公里的阊江,流域面积为7036平方公里,体量尚未进入“万级俱乐部”。这样一条“中型河流”,能够孕育出什么?


阊江祁门段董家湾风光

答案是两个都具有世界级影响力的珍品:世界有名的祁门红茶和誉满全球的景德镇瓷

那么,祁门红和景德瓷和阊江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阊江,一条与茶共生的河流

祁门,建县于唐永泰元年(765),古属徽州,位处北纬30度黄金产茶带。在祁门建县十五年后的建中元年(780),一部对中国茶影响至深的茶书——陆羽的《茶经》诞生。《茶经》至今还是许多中国茶寻根问源的原始土壤。在《茶经·八之出》里,唐朝的中国茶被陆羽分为八大茶区,祁门和徽州(唐称歙州)所产的茶,和杭州和湖州一起被纳入“浙西”茶区里面,可见其产茶历史的悠久。

祁门产茶和阊江的联系,在咸通三年(862)歙州司马张途的《祁门县新修阊门溪记》有准确的记载:“邑,山多而田少,水清而地沃,山且值茗,高下无遗土,千里之内,业于茶者七八矣,繇是给衣食,供赋税,悉恃此,祁之茗,色黄而香,贾客咸议愈于诸方”。从这段文字,我们不难看出,阊江两岸祁门的茶叶在唐朝已经实现了规模化生产,以茶立业,成了这个皖南小城千年不歇的传统。


阊江祁门段芦溪

到了清末,由于国际茶行业的格局发生了根本性改变,绿茶出口面临巨大压力。面对外部环境的变化,以胡元龙(祁门县平里人,阊江穿镇而过)为代表的祁门茶人选择“以变应变”,改绿制红——祁门红茶因而诞生。

祁门红茶,外形条索紧细齐长,色泽鲜润,金毫显露,又其独特的似花似果似蜜的“祁门香”,加上长期的外销史,从1875年创制至今,俨然成为中国茶享誉世界的璀璨名片。

关于祁红品质和水系的联系,当代茶圣吴觉农在1935年和胡浩川合著的《祁红茶复兴计划》里,有更加“先锋”的观点。祁门红茶创制成功后,周围的黟县、东至、石台、浮梁等地也纷纷效仿祁红的做法,开始制作红茶。但是品质都没有办法和祁门县内的相提并论。


当代茶圣吴觉农和《祁红茶复兴计划》

吴觉农论述到,祁红的产区,以河流来划分最为清晰,以此提出了三大产区的概念:鄱江流域(阊江的意思,因最终流入鄱阳湖,也称鄱江)、长江流域和浙江流域。鄱江流域包扩祁门县、浮梁县等以“阊江”水系为主的产区,品质最优,价格最高。而鄱江上游的祁门境内的祁红品质更为突出。长江流域,指石台、东至、池州等以“长江”为最终运输通道的产区,品质次之。浙江流域,指的是休宁县、黟县等最终以“新安江”为运输通道的产区,品质又次之。


《祁红茶复兴计划》关于产区的介绍

这个以河流为脉络的产区划分观点,现在仍然适用。祁门红茶品质最优的几个乡镇,都和阊江有联系,背依牯牛降的历口也同样如此。历口一直以来都是祁红的重要产区,每年春茶季,茶友茶商鱼贯而入,好不热闹。沥水,也叫大北河,流经历口、渚口,最终在倒湖与阊江合并,成为阊江的上游支流之一。


阊江支流大北河渚口鲁溪湾

除了祁红,在阊江风景最为秀美的芦溪,还有一款“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小众黑茶:安茶。阊江为这款茶远销东南亚提供了绵绵助力。


倒湖十八弯风光

水系,不但影响了周围茶山的生态环境,而且成为这些茶不断远销海外,铸就国际声望的无名英雄。在道路不发达的过去,河流就是“高速公路“。

祁红从阊江乘小船出发,到鄱阳湖换乘大船,不多时就入长江了,然后飘洋过海,成为欧洲贵族下午茶的座上宾。

而推动这一切发生,最初的那把力,就来自阊江。

昌南,一个世界瓷都的崛起

阊江流入江西境内后,就把门字框去掉了,改称昌江。到了江西,昌江又见证了另一个世界瞩目的角色的成长——景德瓷


中国陶瓷博物馆,历代精品皆纳之

景德镇,东晋时名新平镇,公元1004年,宋真宗把自己的年号“景德“赐予这座出产优质”青白瓷“的小镇,从此开始了千年景德”泥“与”火“的涅槃时光。

到了元代,青花瓷工艺逐渐成熟,成为景德镇制瓷的标志。多件元青花,远销波斯伊朗和土耳其等国,成为他们无比珍视的珍宝。明清两朝,景德镇的瓷器艺术更是百花齐放,器形丰富工艺复杂,斗彩、粉彩、古彩争奇斗艳。景德瓷,是中国人所有想象力的再现。


现伊朗国家博物馆的元青花

在景德镇,彷佛一切器物都可以制成瓷器的材质;而每一件瓷器里,都藏着景德镇的历史。


景德镇古玩市场不同朝代的碎瓷片

瓷器,英文写作“porcelain“,还有一个更为通用的翻译叫”china“。”China“这个字,和昌江有直接关系。旧时,景德镇大量的制瓷作坊都集中在昌江以南,”昌南“的说法就由此而来。景德瓷传到欧洲后,欧洲人并不知道这些“白如玉,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精美瓷器是哪里生产的,只知道来自一个叫“昌南‘的地方,于是就以”昌南“指代瓷器。后来,”china“甚至成了中国的代名词,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景德瓷的确是中国的符号。


1931年的景德镇,烟囱林立,瓷业发达

明朝诗人缪宗周在《咏景德镇兀然亭》写道:“陶舍重重倚岸开,舟帆日日蔽江来”,昌江忙碌的水运情景和景德瓷的繁荣交相辉映。除了帮助景德瓷器运输出去,在整个生产过程中,昌江也发挥了巨大作用。烧制精品瓷器的”高岭土“挖出来后,经东河转昌江,被源源不断地运送到景德镇;烧制瓷器时所用到的大量松木,也需要通过昌江运输。


高岭土制成的素坯,景德镇古窑民俗博览区


清·康熙青花十二月花神杯,藏于中国陶瓷博物馆

另外,昌江的水质优异,杂质少,用来调和瓷土,有利于提高瓷器的品质。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世界瓷都景德镇的崛起,昌江功不可没。

一头是“叶与水“相遇的祁门红茶,另一头是”泥与火“相遇的景德镇瓷;这就是这样一条名叫”阊江“的河流,呈现给我们的礼物!

瓷韵茶香,浪漫的中国基因

对于许多人来说,提起祁门,只想到祁红;提起景德镇,又只想到瓷器。而这两个由昌江连起来的地方,曾经是,现在也是“瓷茶共舞”的。

祁门县往东约5公里,有一个名叫金字牌的小镇,始建于民国时期的皖赣铁路传镇而过。充满年代感的铁路后面,隐匿着一座“祁门瓷厂”。祁门所产的瓷土质量也非常好,从明代开始也有烧制,但是没有景德镇集中。


金字牌和皖赣铁路

在金字牌镇不远的庄岭村,还有一个“太后坑”,相传当年景德镇御窑厂为慈禧太后烧制纳凉的瓷床,用的瓷土就来自于此。

历史上,祁门的瓷土很大一部分,通过船只经阊江运到景德镇,制成景德瓷。乾隆年间主持重编《浮梁县志》的凌汝绵在他的《昌江杂咏》写道:“舂得泥稠米更凿,祁船未到镇船回”,诗中的”泥稠“就是瓷土,而”祁船“明显来自祁门。


浮梁古县衙,江南第一“五品”县衙

而在昌江下游的浮梁县,出产的浮梁茶,早在唐朝就有江州司马白居易为它留名。《琵琶行》的那句“前月浮梁买茶去”,千古传唱至今。明代戏剧家汤显祖在其《浮梁县新作讲堂赋》一文中,也对浮梁茶赞誉有加:“今夫浮梁之茗,冠于天下,帷清帷馨。”

上个世纪90年代恢复生产的浮瑶仙芝,汤色清亮,清香持久,和庐山云雾一起成为江西绿茶的名片。


浮梁茶园·浮瑶仙芝庄湾乡基地

发源于祁门大洪岭深处的阊江,潺潺地流水声里,一路向南哺育着瓷韵茶香,流淌着最浪漫地中国基因。

茶叶和瓷器,都来自土地,又都成了超越土地的存在!

溯洄从之,宛在水中央;溯游从之,祁门香外景瓷蓝!

本文来自,作者红茶小时光,不代表红茶小时光立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