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春之味月光白

一进入立夏,北京就开启了热晒模式。打这时节起,喝茶就喜欢喝有爽口感的茶。五月中旬,恰恰就收到了茶人权爷寄送的头采景谷月光白。

工作时喝茶,一切从简。用玻璃杯泡月光白,一来图方便,二来贪图闻沸水入杯时生发的茶香。权爷创立的品牌叫“如是”,为记述方便,这款茶暂且称为“如是月光白”。

月光白,又称月光美人,叶面黑亮,叶背银白,茸毫密壮,观茶外形,如漆黑夜空中的皎皎明月。

此种“月光白”得名缘由,我愿意采纳。至于说月夜少女采茶,少女制茶之说,纯粹为“故事”。在茶事中,与少女有关的,多为“创编”。凡如少女口含茶芽,怀装茶叶,少女制茶等等,除了为抬高茶价挤干茶客的钱包外,别无其他。

现今人工采茶,多为大嫂甚至奶奶,制茶则基本由男性撑起大半个天。请“故事大王”放过少女,让少女在学堂读书。

回到如是月光白茶主题。沸水入杯,毫香散发,醒脑,令人振奋;入口茶汤爽利,滋味饱满,是云南景谷那地方的出身。

阳台上茉莉花正盛开,放两三朵茉莉入杯,配制成茉莉月光白,让茶味由直率的毫香变得婉约起来,别有一番鲜灵味道,这算是“美美与共”吧。

一个月后的今夜,圆月挂空,安闲无事,拿出月光白,从容喝茶。

干茶入盖碗,出汤入公道杯,分茶入品茗杯,这无杂事干扰的品茶时刻,时间正为茶停留。

茶汤淡黄明澈,如琥珀琼浆,茶依然是一个月前熟悉的毫香。几杯茶水过喉,像做了颈部淋巴排毒保健按摩,喉咙的空间变得宽敞,清凉,咽喉伸了个“大懒腰”,充分舒展。

第五泡后,茶汤由甘爽转至甘甜,口感回甘部位由喉头转至舌底,甜丝丝的月光白将人由干热的初夏带至爽朗的仲春——春和景明,草绿水暖,温润清凉,是天气与人“友善”的时节:体内满满行动的能量,蓬勃向上。

干热的夏季于我而言是难熬的,一动不如一静。泰国人的口头禅——慢慢来反而更快——成为我支持的夏日行动守则。幸好有给我清凉法力的茶饮来“解救”我。

今夜这款如是月光白给我的喜悦不仅于此,第十泡过后,茶汤又转为醇和绵厚,是环山绕林的迢迢春水吧?曲曲折折,一路都是让人欣喜的风景。在体味茶汤丰富变化时还有另一番享受,是茶香的变化:杯盖香由七八泡前的强烈持久的毫香转为类似杏脯的熟果香。

二十几泡后,清杯洁具。

此刻银辉遍洒,好风如水,树叶轻舞如沙沙春雨,是春之物语吧?今晚的茶饮且称为饮春之味。美好的事物不辜负,提笔挥毫,以记之。

原创文章,作者:红茶小时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hinablacktea.com.cn/27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