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寻茶:有个叫水仙的茶女送了我一筒“水仙”

拨开京畿迷雾,清明时节抛却了工作,放下俗世繁杂,清丽了嗓音,毅然空降武夷山,只为了找寻大红袍的故事,体会茶禅一味……

这次旅行要三飞,我早就备好了相机,准备在机上纵览,把奇诡的云朵记录。

清明时分全国由北向南都多雨雾,福建更是预报这八天全是暴雨和大到中雨,这也没有阻止我向往茶山的脚步。

不过机上三小时天空很给力,一忽云层黑灰白变幻,一忽云儿如流水,一忽团团云雾浓得化也化不开,刚惊奇过透过五个云层看到了山河低徊,又看到了整齐列队的云朵,向骑兵一样一直向前,还有几只不知归路的云儿,象我一样散漫地在城市上空漂游,不问方向。

当抵达武夷山上空时,九曲溪、玉女峰都被我一览无余,只是稍憾,相机刚装了包。不过能先从空中一亲芳泽,还是激动不已。

一落地到了酒店,司机师傅先给我吃了个定心丸,说这里的雨是来得快去得也快,刚刚下过大雨的武夷山高尔夫度假酒店清新异常,鲜翠欲滴,那层层叠叠的绿色泌人心脾,多年前我在灵隐寺就看到过惊讶过这绿,这次一样地面对这绿色只想大口呼吸,眼中盈泪。

不顾及劳顿,直接就去了茶山,雨后太阳未出,可能是不能得好茶。山上没有采茶女,不过友人民族风的衣着权可冒充一下。

方圆这几百公里的茶山,是武夷岩茶的出产地,是为神山圣水,孕育了自然与文化双遗给后来人。先看到的茶树整齐象梯田一样布满延伸到数个山坡,有薄雾轻围,空气也碧绿起来,友人在中间还发现了我小时候吃过的一种象树莓一样的鲜红野果。

这茶树是出产金、银骏眉的,密密匝匝地在深绿色的茶树上长出鲜嫩的黄绿色的芽儿,仿佛是小天鹅招摇着手臂在墨绿的草坪上起舞。取一叶一芽就是极品金骏眉了,茶条俊如细眉,品起来是泛奇香又回甘。在去茶人家的路上,看到了一丛整个都黄绿鲜鲜的茶树,那就是著名的黄水仙了。后来几天我在“岩骨花香”徒步,在大红袍景区看到了三百多年的仅存六棵的老茶树,沿途随处可见得大多是“肉桂”了。

茶品到极处,也是分了前调、中调和回味的。

我们来到了茶女叫水仙的家,看了制茶的全过程,厂里弥漫了晾青的鲜味,大红袍的工艺复杂而讲究。随后我们被带到一间没有装修装饰的茶室,我看着这间陋室,执意不喜欢在这品茶。

突然看见有几只淡紫色的花种在竹筒里,还有几只种在茶瓯里,乍一看与这陋室是这么不和谐,有些突兀。水仙说这是她从崖壁上采来,种在她自家生产的新竹筒里,根茎是可以入药来治疗创伤的,花儿泡水可治咽痛,我想应该是一种野兰花。

在没有雕饰的墙壁边上木凳子上堆放着十几个编织袋子,水仙告诉我这就是今年的金骏眉全在这里了,还没有来得及分级,但我看到袋子的标注上有时间有天气还有品名,我好新奇,查得只有3月15、17、22日采得茶是天晴的,其它都是天阴或雨的。

水仙说这22日采得味道和口感极佳,应该就是今年的极品了,只得了17斤,在这里茶不是分明前和雨前的大时间概念了,而是确切到了某一天。

也是突然的,我突然感觉到没有这里再适合品茶的了。

水仙采兰花种兰花的的巧心思,并且她父亲给她取了这大红袍的一种“水仙”这名字的寄托,还有要分天青还是天阴时采得茶,有如此水仙来泡茶讲茶,旁边堆放着今年明前新产的金骏眉,顿时这破乱的房间,让我却感觉到品茶在这里是再适宜不过了。

突然地我仿佛丢掉了许多烦忧负累,轻松地坐下来,在一个巨大的根雕茶台旁,开始按照水仙的指引品茶了。先喝得是黄水仙,再品金骏眉、赤甘、正山小种,再就品了水仙、肉桂和北斗,听着水仙的述说,一杯杯好茶是按日期命名的,或金黄或金红色,这仙凡纵饮,直把友人喝得直喊不喝了不能再喝了,我却还一直坐定,深切感受分辩着果香薯香蜜香和花香,口齿或滑嫩或岩味浓烈或清雅,自然润润地生津,那些些红尘往事,都顿时如薄笼过云烟……

品完茶,购得许多茶满意要走,水仙却又跑出来赠我一筒“水仙”。

原创文章,作者:红茶小时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hinablacktea.com.cn/25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