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喝的人生第一口茶,味道很重要吗?

人生第一口是什么味道?

在古旧的时代,民间新生儿的第一口饮食并不是奶粉或者母乳,而是一口黄莲水。苦的!

这是哪一时代的人,对生命认知的反映。这一不科学的习俗,直到现在也不鲜见。

在这个古旧的习俗中,苦味象征了很多意义,并不是一种单纯的味型。而被用来开启新生命的人生旅程,即是启示的又是警示的,或者在开始之初就提供了答案。是的这个“苦味”并不令人愉悦,人在味觉上并不喜欢苦味,为什么茶却可以成为世界三大饮料之一呢?

问题的答案只有一个,也可以有很多个。最简单的一个“茶”不苦了。

普遍被舌头感知到的基础味型有四个:酸、甜、苦、咸,辣不能算。随着科学的延展2002年又定义了“鲜”味,2015年又定义了“肥”味…看吧我们熟悉五味的概念,而不熟悉六味、七味。

这也说明,味觉的知识和认知,一直在更新和增加。喝茶也是这样,可能有一种这样的事实,我们喝茶时尝到了很多味道,自己却表述不出来或者不能达成表述的共识。(查看喝茶的真香定律)

打破味型习得性偏好

我们对味型的喜好,一部分是由基因决定的,一部分来自母亲、家庭和地域的习得性。所以对美食和名茶的欣赏,也时常表现出地域性特征。

我的吃货朋友不少,老饕也有两三只,而能做到会吃、会喝、会做的可能只有那个玩舌尖魔术的兄弟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突破了“味型”的习得性偏好。另外一个迸发现象,就是天南海北到处跑。

比如小黎哥,是被广东的山水滋养长大的,在湖南时却表现得比我还能嗜辣。这不是最厉害的,他还能区分七个样品的辣度。再比如,我一个外号十分壮观的同学,他对“肥”味感知敏锐。他自称不吃“肥肉”称之为肥腻,却对“隆江猪手饭”、“白切鸡”趋之若鹜,称之为肥美。以前对此我是嗤之以鼻,认为他自欺欺人,现在找到了一点科学道理。

突破味型喜好的习得性偏见,喝到好茶几率是会呈指数级增长的。不排斥它,了解它,欣赏它,关爱它,一轮又一轮就懂味了!它是什么,可以是什么,不可以是什么…自然了了。

从味觉角度,茶一直在去苦化

茶文化史学者,还没有从味觉上“去苦化”这个角度,去研究茶文化。如果真有这样大手笔,可能大家理解茶的角度会更加丰富。就如我文首说的古旧人生第一口习俗一样,这个习俗的形成还可以往上推一推,会发现不一样的文化现象。陆羽在《茶经》中,罗列了茶的别名之一“槚”,释义为“苦荼”。李时珍《本草纲目》对茶记载论述,“茶苦寒,阴中阴”。

这说明,在早期对茶叶的味觉认知,都是以“苦”味为主的。而早期的饮茶方法,也是在回避“苦”,或者化苦这一操作之中。现在喝一些比较新的普洱生茶啊时,说“能化开”,也是指苦涩味的功能性和技术性回避。

茶的去苦化进程是怎样的,这是学者的事情了。如果有朋友要问,茶,是什么时候不苦的?我想应该是大家都认为不苦的时候。因为现在还是有很多人就是喜欢它的苦味啊!

而现在的茶叶味型是可以更加丰富的,不单单只有苦,还有甜,还有鲜,还有肥…这并不是我的胡说八道,超越取苦的那个习得性,都是可以喝到的。

在基础味型上,还有口感的不同:滑、爽、稠、粘、腻、涩…在品饮进程中还有味型层次的不同,再加入嗅觉的作用,都是让人十分愉悦的。

所谓的不会喝茶,实则是指我们在讲“味道”时的笼统。在我们的传统文化中,味道味道,味之道,涉及“道”字,有不可说不可说的意趣。在于自得的天真独到,而不在于被定义。

喝茶的第一次并不重要

再说回到第一口习俗,有一部电影《伴你高飞》小女孩代替天鹅妈妈孵出了一窝小天鹅。小天鹅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小女孩,就把她当作了妈妈。然后不会飞的小女孩,教会了会飞的天鹅如何成为一只会飞的天鹅。有茶行的人说,你第一次喝什么茶很重要云云,大概是移花接木了这第一眼印刻效应,名之为第一口营销。

实则并不会如此,如果你爱好喝茶,没有混同强烈的情感记忆在第一次喝茶的进程中,根本就不会影响你辨别好茶的能力。只有习得性的口味偏好,才会阻碍品饮一款好茶的进程。比如你跟老潮汕喝茶,一定不要说浓、涩、苦;而要说香、爽、滑。前者是不懂味的表现,后者才是入门的功夫。

写在最后

现在很茶爱好者,认为将茶冲出了苦味,是技术性失误。其实也大可不必,如此执着。也有专取苦味的茶,也有专取浓涩味的人。主要还是看与你共饮的人,他从何处来,是否已经知道茶可以不苦了!

原创文章,作者:红茶小时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hinablacktea.com.cn/22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