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曲红梅,江南茶区唯一的红茶

2016年的小雪节气那天北京下了雪。雪很小,大地上薄薄的一层白。北京这几年都没有正经下过雪,也便不再有踏雪寻梅的兴致。

北方多的梅是蜡,黄色的小花,清妙的香气,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枝条过于直愣,缺乏矫若游龙的美感。蜡梅是蜡梅科蜡梅属的植物,其实不是我们古人所说的梅。文人的梅,大都指的是梅花,是蔷薇科杏属的植物,花色红、粉、白居多。梅花枝条清癯、遒劲,或曲如虬龙,或披靡而下,多变而有韵味,呈现出一种很强的张力和线条的韵律感。这种感觉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呈现不可磨灭的基因。

梅花其实是比较好繁殖的,用种子播种也可以,用扦插的办法也可以,用嫁接的办法也可以,用压条的办法也可以。这一点也像中国人,不论什么苦难,我们的祖先总能在不断的迁徙中存活下来。

九曲红梅的创制可追溯至十九世纪中叶。1851年的太平天国运动从广西开始,起义军和清廷的斗争在两三年内迅速将战火烧至湖南、江西、安徽、江苏,整个长江水道的运输废弛,平民流连失所。武夷山的茶叶外销受阻,茶农被迫北迁。

当他们走到杭州一带时,发现那里山水清幽,和家乡很像,便定居了下来,开荒种田,繁衍生息。后来发现当地亦出产茶叶,而且龙井茶大名鼎鼎,春天细嫩的茶芽都用来精制龙井绿茶,他们便用夏天的龙井茶按照武夷山的办法制作红茶,本来这种试验更多的是对故乡的怀念,没想到制成的红茶,味道别有一番类似梅花的香气,汤色红艳,茶农们便起了个名字叫做“红梅”。

产地怎么说呢?像浙江龙井或西湖龙井一样叫做西湖红梅?茶农们想到自己的家乡,武夷山丹山碧水的九曲溪,那里才是他们真正的家啊,于是“九曲红梅”得名。九曲红梅天生带着思乡的情怀。

九曲红梅是江南茶区唯一的红茶品项,加上质量绝佳,自然价格不菲。

中国茶叶博物馆收藏了一张民国年间翁隆盛的价目单,翁隆盛是清朝绵延至民国的江南三大茶号之一。这张价目单上,虽然上好的狮峰春前龙井茶,每斤是六元四角,但是同样是本山龙井,价格最低的“本山心”每斤价格只有二角五分六,而“上上九曲”每斤价格一元六角,普通“九曲”每斤价格九角六分,九曲红梅在当时绝对是高端茶了。更有意思的是,这张价目单上,红茶的分类里还包括“乌龙”,而九曲红梅以前也叫做“九曲乌龙”。民国期间有位茶商俞鹤岩,他写了一篇叫做《红茶业经营之密诀》的文章,里面说“红茶之总名,曰乌龙”,可见当时红茶、乌龙的分类不是很清晰。

九曲红梅是旧时的乡愁,却是我的寂寞。我虽然去过多次杭州,却在2006年才初识九曲红梅。

这同样产在杭州的红茶,不论自身如何,笼罩在龙井的盛名之下,怕也是寂寞的吧?如果知音难觅,往往不如归去。弘一大师在灵隐皈依佛门,他曾经是诗词、绘画、书法、音乐样样无两的风流才子,也许是艺术已经不能满足他浩瀚的心灵,他在佛法的世界里慰藉着寂寞。可是身在红尘里低微如我们,只能把寂寞当成一份享受吧。

我自己创立的茶学体系叫做“清意味”,用了邵雍的两句诗“一般清意味,料得少人知”,很多自己对茶的感受,尽管你努力去教,然而听的人各有各的理解,谁都很难完全被别人所理解。

没有做好归去的准备,不如喝杯茶吧。面前这碗九曲红梅,干茶蜷曲拧折,如蚯蚓走泥之痕,乌褐无毫,偶有金色,冲泡后茶汤黄红明艳,香气沉郁,顺滑甜甘。轻啜一口,有坦洋之风,而多深沉之味。红茶之中,综合为高。

想着,下次再去杭州,一定去访访九曲红梅,看看覆盖这座城市的另一种茶香。

原创文章,作者:红茶小时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hinablacktea.com.cn/19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