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起源于中国吗?为什么我们提到红茶总觉得是舶来品

红茶的起源地在中国。

明朝后期福建武夷山区的茶农掌握了茶叶的发酵技术,由此诞生了红茶。红茶作为一种全发酵茶,颜色偏黑,所以英文里称为“black tea”。欧洲是目前世界最大的红茶消费市场,其次是伊斯兰教区。伊斯兰教义禁酒,所以茶作为酒精的替代品得到普及。我迄今喝过最好的红茶,也是在一个土耳其人家里,用锡壶煮出来的,汤色红润香馥怡人。

红茶进入欧洲的契机,一说是在郑和下西洋,一说是由荷兰人带入英国。福建泉州自元朝开始就是欧亚大陆的重要港口;而三宝太监郑和,本姓马,是一名伊斯兰教徒。从西班牙殖民地独立出来的荷兰,则是地理大发现后开拓新海洋世界的先锋。国际海洋法的先驱之作《论海洋自由》的作者格老秀斯,正是荷兰人。推敲这些线索,虽然两种说法前后相差近两百年,倒是明确指向了一个共通性:有别于传统的丝绸之路,红茶是经海上运输走向西方的。

而红茶在欧洲尤其是在英国成为主流饮品,却是得益于一场联姻。1661年,“快活王”查理二世即位成为大不列颠国王,一年后娶了葡萄牙国王约翰四世的女儿凯瑟琳公主。这位公主的嫁妆丰厚得令人咋舌,现金、封地之外,还有数不清的葡萄牙从世界各地掠夺搜集的好东西,其中就有红茶。新晋大不列颠王后喜欢饮茶,这股风潮从王室开始,席卷整个英国及其控制的地区。

英国本地不产红茶,何况红茶的发酵技术也牢牢控制在中国人手里。茶以及与饮茶配套的瓷器,是当时中英贸易的权重产品。这其中不得不提一个重要角色,那就是东印度公司。其实法国、荷兰等也成立过东印度公司,但英属东印度公司实在强大,完全碾压了其它同行。所以我们现在提到东印度公司,如无特殊说明,指的就是英属东印度公司(the Honourable East India Company)。

英国王室给东印度公司颁发了从中国进口茶叶的垄断特许经营状,茶叶卖到英国后,政府再从中敛取高额税赋。茶叶刚进入英国之初,被当作是一种药汤;可悲的是,在最开始鸦片也被视为一种药物,药方中写作“阿芙蓉”,因其花色似芙蓉。翻看十九世纪的中英关系,就是这两种植物此消彼长的一段历史。如果说茶叶作为一种软性瘾品让英国政府获得了巨额利润,并且开创了英式饮茶文化风靡至今;那么英国为了换取茶叶,向中国输出鸦片,对中国造成的侵害,是举国之殇。

回顾茶叶史,鸦片战争断然是无可回避的一章;另一个重要章节则是“波士顿倾茶事件”。

上文说过,东印度公司享有茶叶在英国及其英属殖民地的垄断经营权。在当时的北美殖民地,东印度公司不直接销售茶叶,而是先分销给各路经销商,再由经销商销往北美,英国政府从中提取25%的茶叶税(另一说高达100%)。东印度公司宛如英国的一台印钞机,茶叶则是钞票。

出于利益驱动,自然有商人从免茶叶税的荷兰走私茶叶,再以相对低的价格卖到北美,这导致了东印度公司茶叶积压。为了帮助东印度公司去库存,英国在1773年颁布了《救济东印度条例》。根据条例,东印度公司可在北美直接销售茶叶,并且享受免税待遇。这一做法极大地损害了北美本地茶叶商人(走私犯)的利益。12月16日,东印度公司四艘满载茶叶的商船抵达波士顿,当地商人组织人群要求船只返航,遭拒。当晚,人群闯入商船,将其中三条船上的342箱茶叶倒入海中,此为波士顿倾茶事件(boston tea party)。这个事件也是1775年美国独立战争的导火索。而当时被倾倒到海里的茶叶,传说是来自中国福建的正山小种。

谁能想到,小小一片树叶,先后搅动了几个帝国的风云呢。

红茶虽然起源于中国,但目前市场上最耳熟能详的红茶品种是大吉岭、阿萨姆以及锡兰红茶,这其中又有东印度公司的手笔。

“近代初期的政治权贵都知道,瘾品是可靠的收入来源……统治者心甘情愿迎接不断扩张的瘾品贸易带来的税收与专卖利益,只因其利润大得超乎想象”。David Courtwright在《上瘾五百年》里写的这句话是真理,酒精、烟草、咖啡、茶叶以及可口可乐,都属其中。

一直依赖从中国进口茶叶总归不是办法,何况以当时的中国国力,茶叶产量也在下降,鸦片战争之后更甚。东印度公司决定从源头上解决这个问题。1848年,他们招募了一位植物学家(间谍)Robert Fortune(中文译:福钧),由他潜入中国寻访优秀的茶树品种以及制茶工艺。福钧雇佣了几位当地人,先后从上海和宁波出发,前往安徽寻找绿茶,到福建寻找红茶。据书中记载,福钧的寻访行动不止一次,除茶树外还搜罗了上万种植物。好笑的是,在福钧之前,英国人一直认为所谓红茶,是红茶树的树叶;而绿茶,是绿茶树的树叶。福钧作为一位植物专家还是合格的,起码他让英国人明白了红茶和绿茶只是制茶工艺不同。福钧将获得的茶树幼苗和种子通过商船离开了中国,与此同时离开的还有数位中国制茶工,目的地是当时的英属殖民地印度和锡兰,在那里与本地茶树进行嫁接混种。

印度茶业就此崛起。这一段历史美国人Sarah Rose将其写成了书,名为《茶叶大盗》。

写在最后

叙述至此,我们也大致明白,为何我们提到红茶,总有一种舶来品的错觉。

食物的历史作为世界史的一部分,倒也没办法简单论断出一个是非对错。大航海时代的殖民,在和平年代叫文化输出。只是想到一百多年前几位远离故土的制茶工,难免心有戚戚。人离乡贱,物离乡贵。饮茶的时候默默祝愿四海升平国泰民安。

原创文章,作者:红茶小时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hinablacktea.com.cn/18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