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吉岭茶园游记:与泥土最近的理想家园

看过央视纪录片《茶,一片树叶的故事》的朋友可能对下面这段视频有印象。纪录片一共六集,第四集《他乡,故乡》中用了5分钟的时间对喜马拉雅山南麓大吉岭地区一座古老庄园做了详细的介绍。

无农药无化肥的有机茶叶种植,生态环境保护,免费的学校、医院、图书馆和电脑室,帮助茶农家庭提高收入的家庭旅舍计划。片中描绘了一幅理想家园的图景,也将庄园主班纳吉先生塑造成了一位很有人文情怀的庄园领袖。

两年前在网上看到这部纪录片,就被庄园中人与人之间的和谐亲密,人与自然之间的和谐共生所吸引。毕业工作后攒上了路费就出发,去庄园里一探究竟。没找到同行的朋友,妈妈举手报名成了我的伙伴。

启程

马凯白瑞庄园位于印度东北部的大吉岭地区,从上海到大吉岭需要从云南转机飞到加尔各答,再从加尔各答搭乘飞机到距离大吉岭最近的巴格多格拉机场。

庄园有对外联络的办公室,负责接待游客住宿、安排茶园和工厂参观活动、联系车辆接送等各种事宜。

Nayan是办公室的负责人,通过邮件就能轻松与他取得联系。尽管办公室的网络不稳定,Nayan总是耐心且迅速地回答我的种种问题,包括住宿、天气与着装、茶叶预计采摘日期等等。

提前邮件预定好住宿和机场接送我们就出发了。抵达巴格多格拉机场后马上就看到前来接机的司机Kunda。Kunda虽然体格壮硕却温和腼腆且体贴,应我们的要求去镇上采购所需的日用品,路过茶园温馨地说可以随时停车拍照,车子驶过坑洼的地面时总是减速慢行努力减少颠簸。

来印度之前,对于这个国家大概印象就是“脏、乱、差”且被周围亲人朋友反复提醒要注意人身安全,出发前心里多少有些忐忑。抵达印度后,一出机场就因为不明情况被出租车司机旁的搬运工帮忙提了一把行李然后被扒着车窗拦着车敲了一杠,再加上是凌晨抵达,心情一直略紧张。

直到遇到Kunda坐上开往庄园的吉普车,心中的不安才消失,在见到马凯白瑞之前提前迎接我的是这一股道不明的信任感。

家庭旅馆与妇女权利

抵达庄园时已是下午四点多,Nayan在办公室为我们冲泡了第一杯大吉岭welcometea后就帮助我们办理了入住。在庄园的一个礼拜,我们都住在村民的家庭旅馆中,与村民同吃同住。

因为庄园中每天都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到访,村民们表现得十分友好。走在路上时周围的村民总是与我们相互问候,双手合十并说“Namaste”(问候语)。

即便有一些好奇的村民会饶有趣味地看着我们,只要和他们说一句Namaste(谁让我们只会这一句呢…),他们都会大方、微笑着问候。有时候晃荡在村里那种亲切的感觉就像是晃荡在老家村庄的小道上。

村里的房子低矮简单,但村民们用五彩的油漆给自家的小房子上色并用鲜花盆栽装点庭院为村里增添了不少色彩。

我们住宿的家庭一家五口,父亲、母亲满珠、爷爷、儿子德本和女儿迪莎。住家的小房子也是女主人和儿子一起粉刷的。客房很大,有可以眺望远山的窗户、独立干净的卫生间和现代抽水马桶(这点对于做好心理准备接受肮脏厕所的我而言真是惊喜!)。房间里的陈设虽然看得出上了年份,整体整洁舒适。

住宿加一日三餐每人80元人民币,打点好房间和准备三餐是接待游客的主要工作,对于一家的女主人而言并没有太多的工作负担。尽管负责对外接待的办公室会取部分收入用作日常运营,对于接待游客的家庭而言也是一笔不错的额外收入,要知道采茶工工作一天的工资也不过12元人民币。


左图:住家的彩色小房子与小猫 右图:从客房望出去的厨房

对于游客而言,家庭旅舍提供了舒适便宜又能直接融入当地生活的绝好机会,因此在LonelyPlanet上能看到对马凯白瑞德家庭住宿的推荐。而这一项目最重要的意义在于,它使得家中的妇女获得更强的掌控力和更高的社会地位。


一年一度的春茶开采典礼上自治委员会委员们

当妇女们在家照顾家庭的同时就能提供服务获得不错的经济报偿,她们便更加有能力提高整个家庭的生活水平和卫生条件。她们通常也将更多的钱投资于子女教育,且有更充裕的时间参与到社区服务和村庄管理之中。

住宿由办公室负责人统一安排,参与项目的村民们之间没有竞争关系。她们与办公室相互配合,一同为远道而来的客人提供温馨的服务。

庄园主班纳吉先生一直积极推动妇女地位的提高。他引导妇女们饲养奶牛,销售鲜奶获得额外收入;开辟沼气池使用洁净便利的能源帮助早起砍柴烧火做饭的家庭妇女减少家务压力;在他的茶园里女性除了做常见的采茶工作外,也承担着领班等管理职务。

班纳吉先生还创立了马凯白瑞联合委员会民主商讨和规划社区发展,女性是委员会的主要成员。她们没有人有经济金融方面的工作背景,仅仅是高中毕业,却在社区发展中发挥着极其重要的角色。

马凯白瑞庄园茶叶销售利润的一部分会拨给委员会作为运作资金,委员们运用这些资金资助和支持社区发展,其中包括:为小生意提供小额贷款、基本医疗和产前产后护理人员培训、与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合作造林、家庭旅馆建设等。

班纳吉先生这样评价女性委员们,“只有当女性获得应有的权利,发出她们的声音并承担起社会责任时,整个社区才能向前发展。马凯白瑞庄园中大部分的成功项目都是她们的努力成果“。

有机茶园与生态保护

三月中旬,经春雨湿润后的茶树抽出嫩绿的新芽,山坡上连绵的茶园编成大地的一片绿毯。

马凯白瑞庄园是印度第一座践行有机农业的茶庄,也是印度声望最高的有机茶园。已获得欧洲德米特有机认证(据说是世界有机农业的最高标准),美国USDA有机认证和日本JAS有机认证。这里出产的茶叶洁净无污染、品质极佳。

茶叶种植期间不施用任何化学合成肥料。为了保持土壤肥力,茶农在茶树中间种着柠檬草、totoria等植物。这些植物中含有的各种元素为茶树的生长提供必要的养分。

这些植物除了为茶树提供养分之外,将它们堆积覆盖在茶树之间,能够形成一层防护膜减轻倾斜的山坡上易出现的水土流失。


把叶子揉搓后能散发出柠檬香气的柠檬草

茶园内不使用任何化学除草剂和杀虫剂。茶农们用天然刺激性的植物调配出了特制的药剂,通过喷洒这种有机药水抵御害虫。除了采茶女之外,有专门的小组负责茶园的手工除草。为了防止垃圾污染土壤,有专人负责捡拾茶园中的垃圾。


一种被当地人称为Totoria的豆类植物,富含植物生长所需的氮元素

尽管马凯白瑞以有机茶园扬名,茶园却仅仅是庄园面积的三分之一。庄园共占地670公顷,茶园面积270公顷,此外的三分之二土地上生长着茂密的树林。

在与庄园主交谈的过程中,班纳吉先生也显然并不满意我把他称为茶叶专家,他纠正我说道:“我并不是什么茶叶专家,我更希望成为一名植物专家。在马凯白瑞的土地上茶叶只是万千植物中的一种。比起培养单一的作物,维持整个生态系统的平衡与和谐更有意义”。


负责捡拾茶园垃圾的女工

比起周围其他庄园连片生长的茶树,被大大小小的树林分割和包围的马凯白瑞茶园需要人花费更多的时间与精力去管理。在班纳吉先生的反复倡导之下,村民们接受了维护土壤、微生物、植被、动物和人类和谐发展的理念并引以为傲。


马凯白瑞庄园野生动物地图

在社区所有人的共同努力下庄园中植被茂密,动物繁衍生长,鸟叫虫鸣不绝于耳。运气好的话可以在丛林中发现珍稀的孟加拉虎、巨蟒、猴子和鹿。

福利设施

马凯白瑞庄园有两所小学,学校的土地和部分建设费用由庄园承担,孩子们享受免费的小学教育。继续升学后庄园主还会为每一位学生提供奖学金,奖学金基本能覆盖一年的学费。

村里有免费的图书馆,考虑到场地和书籍有限,称为图书室比较合理。除了对村民开放之外,游客也能自由进出和浏览借阅。这里甚至还有一本中文书,是一位台湾女孩儿创作的大吉岭旅行手绘日记,里面很大的篇幅记录了她如何”不小心”来到马凯白瑞和在这里的有趣经历。

图书馆的旁边就是电脑室,电脑室的建设经费就来自于办公室组织的家庭旅舍计划。通过一根网线,孩子们获得了更丰富的学习资源,探索着网线另一头连接的大千世界。


图书馆的楼下是免费的托儿所,在茶园采茶或在工厂制茶的工人工作期间可以将宝宝托付于这里。我的住家女主人满珠就是托儿所的一名员工。

从图书馆出来沿着村里的主干道往前走就能看到马凯白瑞茶厂,茶厂的左手边是医务室,为村民提供免费的医疗。

庄园里的设施规模虽小却功能齐全,为这里的居民提供了许多便利。如果说茶园是联结庄园内分散在山间的七个小村庄的经济纽带,那么这些公共设施和共享互助的文化就是维系这个马凯白瑞大社区内人与人之间的情感纽带。

村民们在这里被抚育长大、获得教育、找到工作、得到医疗服务和各种社区支持。网络和频繁到访的各地游客让村民们足不出户就能了解世界。没有气派的两三层小楼房,这里的生活安好足以叫人羡慕。

一日三餐

住家每天供应三餐。当地的主要蔬菜就是花菜、包心菜、土豆和番茄,尽管餐食简单,可以看得出女主人满珠满每一天都努力做不同的菜品供我们品尝。


张佩瑜的《大吉岭手绘旅行》,亚马逊和京东都找得到。

有时候村里突然停电,我们就不得不在浪漫的烛光中享用晚餐了。

当地晚餐时间与国内不同,当地人都习惯在睡前大约八点钟(国内晚上十点二十分)才用餐,用餐后就洗漱休息了。刚刚抵达的第一晚由于不知道当地的晚餐习惯,平时六点吃饭的我们肚子饿的直叫,又不好意思催促女主人做饭。

后来才清楚,这就是当地的就餐习惯。饿了四个小时才突然有些理解引领英式下午茶风潮的贝德福公爵夫人当时的心情。

相传英国维多利亚时代,贝德福公爵夫人安娜女士感到简单的午餐和晚上八点丰盛的晚餐派对之间的下午时分太过漫长且腹中饥饿,便吩咐女仆准备些烤面包、点心、奶油和一壶茶垫饥。

她也开始邀请朋友们参与到下午的茶会之中,这一惬意的社交活动受到贵族的喜爱并迅速盛行起来。最后逐渐形成了下午三四点沏一壶热茶,享用精致的糕点,朋友们围坐畅谈的英式下午茶文化。

在马凯白瑞午餐和睡前的晚餐之间隔了八个小时,在下午时分确实需要一杯暖茶和几块甜饼蛋糕充饥。也只有在这样的就餐习惯中才能诞生并盛行下午茶文化,而在我们大多数家庭六点进餐的情况下硬是在下午三四点开始喝茶吃上完整的三层点心盘恐怕晚餐是要消化不良的。

之后的每天下午时间女主人满珠端上茶我们就拿出一些饼干糕点配茶,有时候也会请家庭成员一同喝茶吃点心。虽然没有精致的茶具茶点,也没有高价的茶叶,大家窝在沙发里喝着清香的热茶吃一口甜味儿的点心,也是十分美好的下午茶体验。等待晚上八点的晚餐也变的没那么难熬了。

每天早晨和下午,满珠或是迪莎都会为我们准备一杯热茶。茶是庄主定期免费发的,最好的茶叶自然是包装售卖了,村民拿到的茶叶虽然在香气滋味上都经不起品鉴,却是每个人每日不可缺的口粮茶。早上起来暖暖一杯热茶下肚,身体便能舒适地醒来。

红茶的做法非常简单。满珠会将茶叶放入铝锅中加水煮,水煮沸后就用滤网滤去茶叶将茶汤倒入茶杯中即可。由于茶叶本身内含物比较少,即便是用煮的方式茶味仍然比较清淡,没有苦涩味,散发着些大吉岭茶的清香。和我们通常的清饮不同,村民们都会准备一碟白砂糖,喝茶之前挖一两勺糖调味。

有一次我茶杯中的茶喝完了便从厨房的壶里重新倒了一杯,一尝才发现茶里加了糖口味很甜,喝不习惯。尽管大吉岭红茶是欧洲日本的老饕仔细品鉴细微差别彰显品味逼格的茶品,在实实在在居住在大吉岭的村民心中大吉岭红茶就像是每天的热水一样喝的舒服习惯最重要,甚至还需要一些甜味儿调剂。

即便在我看来厂里售卖的一包440卢比价格实惠的茶叶,对于大多数村民来说都不是常能喝得起的。在他们的心里,我想大吉岭红茶就是那柴米油盐酱醋茶中的茶,平凡又每日不可或缺。早起来一杯,来客了满上一杯,感冒了再来一杯,便宜大碗一点也不矫情。

庄园主班纳吉先生(Rajah Banerjee)是大吉岭地区的传奇人物。1988年他将马凯白瑞庄园彻底转换成有机茶园,并创造了印度最知名的有机茶品牌。而在1970年之前,二十出头的他对家族的种植园马凯白瑞没有一点留恋。那时正在英国接受大学教育的他十分享受伦敦的舒适生活,尽管印度学生在英国仍然受到歧视,对都市生活的迷恋使他一心想留在伦敦。

1970年八月的某一天他在庄园里骑马打猎。马突然受惊将他甩了出去,就在那一刻他奇迹般地听到了周围树林在呼喊“救救我们,救救我们”。在他坠地之后附近的一群采茶工们立即赶来查看他的伤势和身体状况。

那一刻年少的班纳吉先生意识到他在千里之外的异国他乡热切寻求的爱与存在感原来在马凯白瑞竟能轻松得到。在那之前马凯白瑞的树林、茶园和茶农们的生活状态从来不在他的关注范围之内,从那时候开始他做出了改变一生的决定:他要留在马凯白瑞,与这里的万物一同呼吸喜马拉雅山间的空气。他要保护正在减少的树木,改善茶农的生活。

班纳吉先生的这个决定和他在建立人与自然和谐、社区发展做出的无数努力改写了马凯白瑞的历史,也让我们有幸在今天见到一座理想家园。


开采节上庄园主夫人为每一位茶农送上礼物和甜点。

很多人慕名来到马凯白瑞,认同班纳吉先生的理念,喜爱这里的大自然和社区文化,想要永远的住在庄园里。班纳吉先生的回答是:“Go home and create your own Makaibari.”

原创文章,作者:红茶小时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hinablacktea.com.cn/14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